| 联系站长
如果本站无法访问,请尝试登陆:www.cdsoso.me
高级
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 > 古典音乐

Wilhelm Furtwangler -《富特文格勒与贝多芬第9号交响曲》(Beethoven Symphony No.9)1月7日更新到1954年卢塞恩版(TKC307)完毕[APE]

发布时间:2007/09/08 11:38 | 更新时间:2011/11/20 04:52

豆瓣评分0
CdSoSo数字图书馆
浏览:2547
名称:Wilhelm Furtwangler -《富特文格勒与贝多芬第9号交响曲》(Beethoven Symphony No.9)1月7日更新到1954年卢塞恩版(TKC307)完毕[APE]
分类: -
地区
语言
发行年代:2007年
发布时间:2007年09月08日
更新时间:2011年11月20日
CdSoSo微信公众号

下载资源下载列表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点此下载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介绍

简介: 专辑英文名: Beethoven Symphony No.9专辑中文名: 富特文格勒与贝多芬第9号交响曲艺术家: Wilhelm Furtwangler资源格式: APE版本: 1月7日更新到1954年卢塞恩版(TKC307)完毕地区: 英国,德国,瑞典,奥地利简介:
专辑介绍:
再做一个专辑,把富特文格勒指挥过贝多芬《第9交响曲》的十三场录音资料全部集中起来。补充一些以前VC中没有的资源,像1942年4月维也纳的“第3乐章”录音;1951年1月的维也纳《贝9》;1954年拜鲁伊特最后3、4乐章的排练。编辑该主题资源时,我发现以前VC上发布的大师《贝9》竟然大都是Cats发布,汗一下!感谢。
资料出处:除VC以前发布过的相同版本,我会引用原先链接之外,未特殊说明的版本均是我首次抓轨压缩并发布。
专辑中各大公司唱片封面及简介:
第1场:1937年5月1日英王乔自六世加冕典礼上的演出,柏林爱乐,奥尔森录音编号:O-43.5,唱片编号:EMI 7243 5 62875 2 5。
EMI 20世纪伟大指挥家系列的最后一辑,令人遗憾的是EMI将《贝9》分拆在2张中,把第二乐章的反复章节也删除了。
第2场:1942年3月22-24日,柏林,柏林爱乐,奥尔森录音编号:O-68,唱片编号:Melodiya FURT 1001114。
当年被前苏联拿走的母带转制品,新版Melodiya的纪念套装中的一张。
该资源源自Cats发布链接,感谢!
日本GreenDoor公司复刻转制的版本,编号:GDCL-0016。转制启用了前苏联1960年代发行的初版黑胶LP,但我个人觉得效果一般,只是绿门公司设计的封面沿用了母盘前苏联Melodiya发行的胶木LP封套,颇吸引眼球。因为该版《贝9》向来被朋友们称之为Melodiya《贝9》,所以我用最接近LP的此版作为补充。
第3场:1942年4月19日,柏林,柏林爱乐,奥尔森录音编号:无,唱片编号:Achipel 0270。
著名的所谓“黑色”《贝9》,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版本,Achipel。
《The Devil s Music Master - The Controversial Life And Career of Wilhelm Furtwangler》一书,其中的一个章节的标题就是 The Devil s Birthday ,在第279页源引Hitler在1942年4月30日晚餐上的原话,他是这样描述我们心中的大师富特文格勒:
Great conductors are as important as great singers. Had there been a sufficiency of good conductors during the time of the Weimar Republic, we should have been saved the ridiculous spectacle of the rise to eminence of a man like Bruno Walter, who in Vienna was regarded as a complete nonentity. It was the Jewish press of Munich, which was echoed by its Viennese counterpart, that drew attention to the man and suddenly proclaimed him to be the greatest conductor in Germany. But the last laugh was against Vienna; for when he was engaged as conductor of the superb Viennese orchertra, all he could produce was beer-hall music. He was dismissed, of course, and with his dismissal Vienna began to realize what a dearth there was of good conductors, and sent for Knappertsbusch.
He with his blond hair and blue eyes, was certainly a German, but unforunately he believed that, even with no ear, he could, with his temperament, still produce good music. To attend the Opera when he was conducting was a real penance; the orchestra played too loud, the violins were blanketed by the brass, and the voices of the singers were stifled. Instead of melody one was treated to a series of intermittent shrieks, and the wretched soloists looked just like a lot of tadpoles, the conductor himself indulged in such an extravaganza of gesture that was better to aviod looking at him at all.
The only conductor whose gestures do not appear ridiculous is Furtwangler. His movements are inspired from the depths of his beings. In spite of the meagre financial support he received, he succeeded in turning the Berlin Philharmonic into an ensemble far superior to that of Vienna, and that is greatly to his credit.
该资源源自Cats发布链接,感谢!
第4场:唯一的“第3乐章”录音,1942年4月21-24日,维也纳,维也纳爱乐,奥尔森录音编号:无,唱片编号:M+B 4503、Symposium 1253。
此版是富特文格勒所有《贝9》录音中最稀罕的一版,只留有一个乐章。至今为止只有日本专家田中昭的私人版本Music Bridge与英国Symposium中出现过。约翰.阿杜安的《富特文格勒的指挥艺术》一书也没有介绍。
1942年4月19日,富特文格勒指挥柏林爱乐演出的贝多芬《第9交响乐》已经是传得神乎其神,“黑色贝9”、“希特勒生日庆祝”等等。其实在4月19日的柏林版之后,富特文格勒当月还指挥过四场《贝9》,都是在维也纳。我考证的以下资料源自《恶魔的音乐大师》、《富特文格勒之声》英文版及《富特文格勒的指挥艺术》中文版后的唱片目录,不再一一说明:
1942年3月28日,富特文格勒应邀参加维也纳爱乐成立百年庆典,之后富特文格勒以种种藉口滞留在维也纳以规避他早就预计到的4月19-20日的“庆祝生日”活动。其中也得到了维也纳爱乐名义上的总监巴尔杜.冯.肖力希的暗中帮助,大师整整一周托病不出,维也纳爱乐也以演出合同为名不放大师回柏林。然而约瑟夫.戈培尔直接把电话打到了维也纳爱乐排练现场,点名找富特文格勒。大师这回是躲不开的了,因为希特勒对大师3月下旬在柏林的演出(Melodiya版的《贝9》,相信大家都有这份录音)赞赏有加,直接指示戈培尔要让富特文格勒演巴赫的《第3组曲》、贝多芬的《第9交响乐》,还准备现场直播,在这种情况下富特文格勒被迫返回柏林。这也是大师唯一的一次食言:他曾经许诺无论让他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永远都不会为纳粹党徒的聚会去演出。
19日晚的演出结束之后,富特文格勒连夜赶回维也纳,继续第二天的排练:贝多芬《第9交响乐》。4月21、22、23、24日四天,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大厅连续上演四场《贝9》。其中的一场被录制了下来一个乐章:第3乐章。据说这是战时大师录音中最为珍贵的,其演出时段也是极其敏感的。富特文格勒不同于几天前的柏林爱乐指挥台前的那位大师,没有了局促不安,没有了翻江倒海;金色大厅里的富特文格勒多了几分恬静、深沉与自信,仿佛贝多芬的乐曲此时更富有诗意一般。
可惜的是现在发现的这次录音留给了我们太多遗憾:
1.只有一个乐章,还没有录全。我猜测完全可能是私人行为。
2.此次录音的正式发行记录只有2000年英国的Symposium公司,编号:Symposium 1253;另外就是日本私人录音品牌Music Bridge了,相信拥戴富特文格勒的每位乐迷一定对该品牌的私人录音唱片不陌生,唱片编号:MB 4503。两次录音都显示当中有三次明显的中断,分别是在04:17-04:20、07:40-07:44、11:59-12:03,应该是中间换盘造成的,加起来有11秒钟的时间。M+B的唱片信息上标注曲长是16分02秒,并且明确注明是醋酸盘录音,相信没有做过后期加工。
3.无论是Symposium还是M+B都没有明确表明该录音出自4月21-24日中间的哪一天。
另外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根据《富特文格勒的指挥艺术》书后的目录,收录这次录音的唱片编号是M+B 4502,但据我手中的实物对比,该编号应该是M+B 4503。
该资源选用稀少的私人版本录音,Symposium就不上了,发图供参考。
第5场:1943年12月8日,斯德哥尔摩,斯德哥尔摩爱乐,奥尔森录音编号:O-91,唱片编号:Achipel 0173。
这是大师在战时中立国瑞典斯德哥尔摩的演出。与一年前在柏林的两场《贝九》相比较,斯德哥尔摩的演出环境是相对宽松的,那里应该没有蓄意的政治歧视,没有连绵的战事。应该说大师在那样的氛围里可以演绎出更出色的《贝九》。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斯德哥尔摩的贝九在我个人看来比较拖沓、沉闷。可能是大师与BPO的合作是水到渠成,而与其他乐团的合作演出略显生僻,包括几位当时名声在外的独唱者,像男高音比约林。
第6场:1951年1月7日,维也纳,维也纳爱乐,奥尔森录音编号:O-232,唱片编号:Delta DCCA-0019。
1951年的1月6、7、8、10日,富特文格勒曾经在维也纳指挥过四场贝多芬《第9交响乐》,并且7日的演出被录音保存,这是已经发行的录音资料里大师战后第一次演出的《贝9》(还有一次录音是在1949年5月28日的米兰斯卡拉,录音属私人收藏)。
这次的演出维也纳爱乐的状态非常好,尽显传统的华贵音色,比起柏林爱乐极致的音响效果少了些骚动、多了些“贵族”气质。尤其是第3乐章,几乎没有任何的调整、修饰,我每次聆听仿佛都能听到富特文格勒在喃喃自语,似乎是在上帝面前跟贝多芬交流,天籁啊。。。。。。那种无可名状的感动由衷地涌上心头,这是我在听其他任何版本的《贝9》都从来没有过的。我一直弄不懂:为什么每次提到富特文格勒的《贝9》,都要有意无意地联系到历史、联系到政治?难道《贝9》只能是富特文格勒用来诠释世态炎凉、用来抗争命运不公的道具吗?我们就不能听一次纯粹的音乐吗?1951年维也纳版本的《贝9》我个人认为就是一次贝多芬音乐精神的真实体现,也是富特文格勒所谓的“艺术应独立于政治”理念的一次实现。战争已经结束,人类不再需要仇恨、斗争!有时候我们生活在重重压力之下,音乐作为发泄情绪的手段无可无不可,但是出于对大师的尊重,我还是要说:不要再带着以往的激愤去欣赏这版《贝9》了。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维也纳爱乐的声音听上去古典、柏林爱乐的声音比较浪漫,而最能感动他的是第4乐章,是富特所有贝九中演绎最朴实的一版,结尾也是所有富特贝九中最稳健的,自己的主观东西最少,富特文格勒那时已经渐入化境!
补充一些该版的演出资料:1951年1月7日,维也纳爱乐与维也纳歌唱学院,声乐演唱:Irmgard Seefried、Rosette Anday、Julius Patzak、Otto Edelman。
此版录音的母带由田中昭先生自费出资从欧洲收购,再转交日本Delta公司精心转制成这版维也纳《贝9》唱片,于2005年12月8日发行。
第7场:1951年7月29日,拜鲁伊特,拜鲁伊特节日管弦乐团与合唱团,奥尔森录音编号:O-253,唱片编号:EMI CDH 7 69801 2。
富特文格勒最为著名的1951年《贝9》录音,协会、足音、复刻各种版本数不胜数,简单搞几张截图“大会”。
按版规要求,9月10日该资源更新到国际版。
再贴几张照片,收藏的头版胶木LP。
第8场:1951年8月31日,萨尔斯堡,维也纳爱乐,奥尔森录音编号:无,唱片编号:Orfeo C 533 001 B。
该资源源自Cats发布链接,感谢!
第9场:1952年2月3日,维也纳,维也纳爱乐,奥尔森录音编号:O-284,唱片编号:Music Arts CD1117。
选自Music Arts唱片套装,最后一条音轨是采访施瓦茨科普夫的录音。
第10场:1953年5月31日,维也纳,维也纳爱乐,奥尔森录音编号:O-337.5,唱片编号:DG 435 325-2。
该资源源自Cats发布链接,感谢!
第11场:1954年8月8日“第3、4乐章”的排练,拜鲁伊特,拜鲁伊特节日管弦乐团与合唱团,奥尔森录音编号:O-418,唱片编号:Venezia 1024。
罕见的1954年拜鲁伊特《贝9》排练录音,目前仅只出现在田中昭的私人版本Music Bridge与Venezia。
作为8月9日的正式演出前排练的录音,第3、4乐章几乎一气呵成,没有过多的打断。珍惜录音,中间大师不时跟着音乐哼唱,第3乐章中有大师说话,第4乐章结束后还有零星掌声。乐团、人声、合唱人员的状态都太好了,用句俗语说就是排练排“疯”了。田中昭先生自费发行的传说中Music Bridge 4501,可遇而不可求的唱片。记载了富特文格勒1954年8月8日的排练实况与8月9日的演出录音,即田中昭先生私人版本唱片,音质更加清晰。
该资源选自Venezia V-1024,Music Bridge唱片封面做参考。
第12场:1954年8月9日,拜鲁伊特,拜鲁伊特节日管弦乐团与合唱团,奥尔森录音编号:O-419,唱片编号:Achipel ARPCD 0309。
该资源源自Cats发布链接,感谢!
第13场:1954年8月22日,卢塞恩,爱乐乐团,奥尔森录音编号:O-420,唱片编号:TAHRA FURT 1003。
该资源源自Cats发布链接,感谢!
日本OTAKEN公司复刻,TKC-307。
2006年11月,日本Otaken重新制作发行了富特文格勒1954年8月22日在瑞士卢塞恩演出的贝多芬《第9交响乐》,编号:TKC-307。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此次发行是Otaken公司从瑞士巴塞尔DRS广播电台借来当年的母带重新做数码混音的。
1954年的卢塞恩《贝9》一直被我们称为“最后的《贝9》”,当年法国Tahra公司就曾经以编号Furt 1003发行过该录音,音源也是广播母带。与Tahra版的《贝9》相比,日本Otaken公司的制作显然认真得多。按照专业人士的说法:Otaken的技术人员几乎抱着朝圣的虔诚态度来制作。各声部的还原无功无过,忠实原始效果。当年录音时,木管、铜管等乐器比较靠近拾音话筒,所以现在听起来管乐部分音量比较大;但合唱部分录得非常真实,所以声音的整体平衡保持得还是不错的,从而让人觉得音色非常醇厚的,相比之下,Tahra的录音就淡而无味了。
更新完毕,感谢大家支持!

FrancisZhou.vc

精华资源: 189

全部资源: 193

加关注

同类资源  ·  本周排行榜